简要介绍
【侃天说地】如何应对不可知的未来

亚游6.jpeg


今天咱们不聊牌类的话题,换个口味,说一些现实点的话题。

首先还是从一个哲学问题出发:请问明天的太阳会不会照常升起?

你一听这个问题可能觉得没有什么意义,因为太阳东升西落这已经是一个公认的常识了,没什么好讨论的。但是你仔细想想你就会发现,其实我们并没有把握得出一个肯定的结论。因为太阳升起这件事,只不过是基于我们多年的观测而已,哪怕它已经重复了无数遍,那你也不能保证下一次它一定就是这样,说不定明天大清早外星人就把太阳给炸了呢?你不能否定这种可能性。

尽管这个概率是微乎其微,听起来像是拍电影,但是你必须承认是有这种可能的。


当然,你可能觉得这个是无理取闹,咱们就再说一个现实点的案例。就是我坐别人车的时候,经常会听到说:“我开车你还不放心,系什么安全带,卡着脖子怪难受的,不用系,不用系了。”

我每次听到这种话,本来不想系那也必须得系上了。为啥呢?因为他之所以能这么说,说明他开车从来没出过事,所以他潜意识中就把车祸的几率给“抹杀”掉了。但实际情况是,你再牛X的司机,也不能保证不出事。你不撞别人,别人还撞你呢。你倒好,你自己驾驶座系安全带了,我副驾驶不系,万一出事了,肯定是我先死啊。

就这种事情它不是没发生过,当年泰坦尼克号的船长老是跟人吹比,说我这辈子就从来没遇上过什么海难,海难这个词就跟我没有关系,我开船你放心。那可不放心吗?老放心了,一站式服务,直接就给送上西天了。

后来有一个非常形象的比喻,说是一个人养了一只火鸡,这个火鸡就想,主人天天给我喂吃的,对我也挺不错,要按照这个逻辑,我觉得过不了多久,我就能取代他家的狗,成为他最心爱的宠物,结果一个月后感恩节直接就上餐桌了。

所以咱们的大脑经常会犯一个错误,就是一件事情如果重复了很多遍,我们自然而然就会觉得这个事是理所当然的。但实际上这些意外发生的概率,其实一点也不低。


后来有个专门形容这类事件的词,叫“黑天鹅”。可能很多人在财经报道里听过这个词了,什么意思呢?之前欧洲人都以为天鹅是白色的,因为他们只见过白的,所以就用归纳法推导出天鹅一定就是白色了。

但是后来在澳大利亚发现还真有黑色的天鹅,那你之前奉为“真理”的结论就得被推翻了。所以后来就用黑天鹅这个词,来形容一系列颠覆固有认知的意外事件。

这里咱们推荐一本书,不能说是推荐一本书,应该是推荐一个作家,就是写《黑天鹅》的塔勒布。他写的几本书《黑天鹅》、《反脆弱》、《随机漫步的傻瓜》,都是在提醒我们一件事情,就是这个世界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简单,它是一个概率的世界,任何人妄图以确定的思维去解释这个不确定的世界,那他一定会遭到黑天鹅的报复。


当年在911之前,塔勒布把自己做空股市的投资方案拿给一个分析师看。分析师看完后,呵呵一笑,说:“你这个方法要能挣得到钱,除非有一架飞机撞进我的办公大楼。”他的办公大楼叫啥名呢?叫纽约世贸中心。

无独有偶,在97年的时候,一家基金公司的分析师说市场的波动率肯定会下降,于是就采用了一套非常冒险的投资策略。塔勒布就问他,万一债券市场突发意外,导致波动率上升怎么办?分析师就说,除非俄罗斯政府财政破产,拒付到期国债,否则我的这个方法就两个字——“稳赚”!

结果几个月后新闻报道,俄罗斯政府无力偿还国债。后来投资人找上门来,这个分析师就说,你不能怪我呀,不能怪我呀,谁也想不到,你能想到吗?老毛子自己不争气,你凭什么怪我呀?

通过这两件事你就会发现,咱们在说除非什么什么的时候,实际上是把“除非”的事,当成了绝对不会发生的事。

但其实这个是我们“理想化”后的结果,真实世界是充满黑天鹅的。

就像咱们从小做数学题,说小明以50km/h的速度前进,请问他行驶100km需要多少小时?答案是2小时,因为100除以50等于2。但是有一点问题,这个只是理想的结果。你没有考虑堵车,没有考虑爆胎,没有考虑小明半路上给车撞死这些意外情况。

当然老师会说咱们就做个练习题,不要斤斤计较。但是现实生活中,我们有时候还真就会把真实情况,当成练习题去解。

咱们前面说的被老毛子坑的基金公司,死就死在理论模型上。他们的投资策略是基于一个“正态分布”的模型。什么意思呢?比如咱们的身高,大部分人都是一米六到一米八之间,像姚明这么高的,或者是一米二以下的矮子,是非常少的,少到基本可以忽略。换句话说,就是出现一个姚明或者侏儒,这种特殊情况的概率是非常非常低的,低到几百万人才能出一个,所以就没有必要专门设计一个很高的门框,就为了防止姚明进来会碰到头,你根本就遇不到这么高的人。

但是你注意,这个模型只能用于身高体重这种物理层面上的,现实社会是不能直接往上套的。就像经济危机这种非常极端的事件,如果按照正态分布理论的话,应该是几千年才能遇上一次,就跟前面的姚明一样,他的极端性让他只能处于这个模型的最边缘,所以是可以被忽略不计的。

但问题是经济危机极端归极端,但是它出现的概率可一点都不低。就跟大姨妈似的,过一阶段就来一次,你如果还是按照正态分布的模型去强行忽略它,那不就等于蒙着眼睛开车吗?

你会发现这种认知误区是一个非常常见的现象,比如现在你要去买一个理财产品,你问他这个有什么风险,他会说这个风险来自于什么什么。这个时候你问他一句,万一出现大规模的贸易战,大规模的破产、违约、流通性不足,引发经济危机,资本家把牛奶倒进河里,这该怎么办呢?他绝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因为他所谓的“风险”是基于正常发展,国泰明安这个前提下的。就跟做题似的,理想情况下、正常情况下风险应该是多少,是不考虑这种极端的黑天鹅现象的。

所以每次的股灾、恐慌、金融风暴,都会死掉一大波人,因为我们的固有认知让我们从来不会想到,小明在半路上还真就有可能被车撞死。

有一则故事,说一个人去问一个博士,说我现在有一枚质地均匀的硬币,我扔了99次它都是正面朝上,请问下一次扔,它还是正面朝上的概率是多少。博士深思熟虑过后就说,我觉得吧,还是50%。

你看,挺聪明吧。然后他又去问了一个干金融的,也是问同样的问题。干金融的就说,我觉得99%的可能还是正面朝上。为啥呢?因为只有低能儿才相信,一枚扔了99次都是正面朝上的硬币,你告诉我它没被人动过手脚。

你看,这个就是思维框架的不同,理想化思维是不会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,但是现实生活往往就是这么扯淡。

咱们老听到一句话,说股市如赌场。意思就是提醒你不要去炒股,因为炒股和赌博一样容易赔钱。其实这个类比是有问题的,因为赌场的概率是可控。你摸到什么牌,对面摸到什么牌,这个都是可以用电脑算出来的。你这一套牌就那么多,变来变去也变不出什么花样。

但是股市就不一样了,它不是一个理想化、理论化的东西,而是对真实世界的预测。但是真实世界的变量实在是太多了,就跟天气预报似的,随便一个温度、湿度、风速、气压的微量变化,就能导致一整个地区产生下雨和不下雨两种完全相反的结论。你连这种客观的下不下雨都测不准,那你还怎么预测股市这种关于“人性”的东西。

我们知道牛顿是一个非常厉害的科学家,发明了三定律,但是他在晚年却迷上了炒股。觉得我连宇宙的事儿都能研究明白,区区股市我还能搞不懂?结果一顿分析、一顿操作下来,赔的连裤衩都不剩。最后他就感叹说:我能算出天体运行的轨迹,但我算不出人性的疯狂。

其实他不仅算不出人性,他连本职工作的物理学也没算好,要不然也就没有量子力学了。量子力学是什么呀,就是在某种意义上否定了牛顿力学,认为这个世界本身就是上帝在掷骰子。

你可以想一想,其实我们人类的历史,就是由一个一个的小概率时间组成的。从水下第一个生命的诞生,到进化出智人,到后来的工业革命、互联网革命,都是意外事件。

历史不是慢慢爬行的,而是跳跃着前进的,经常就是安稳了几十年,突然一场战争,一个经济危机,或者一项新技术的发明,瞬间就改变了人类的进程。

所以说决定这个世界走向的,不是那些平平淡淡的,那些平淡无奇、意料之中,你可以一眼看到头的确实性事件,而是一个一个不确定的,我们平时根本就不会去考虑,并且拥有极大破坏性和颠覆性的黑天鹅,这个才是历史的主流。

你可以回想一下,我们从小到大上的学,找的工作,谈的对象,哪一件事情是在你的意料之中的?几乎没有。所有事情都是,我怎么莫名其妙就活成现在这样了呢?

我记得以前在学校单位里经常要求做人生计划、职业规划,其实订这种长期的计划是一个非常愚蠢的行为,因为你的这个计划只是基于正常情况下的假设。就像上面说的基金公司一样,他是不考虑黑天鹅事件的。比如公司调度、外派、裁员、别的公司来挖你,还有谈恋爱、结婚、生小孩、生病。这些不确定的事件只要出现一个,就能彻底颠覆你的人生轨迹,你是没法预测的。

我们经常看到哪个财经报道说,说要预测股市。其实这里所谓的预测也是不考虑黑天鹅的,万一特朗普发疯,大规模升级贸易战,你怎么预测。难不成你还能联系他的私人医生,算算他发疯的概率是多少。你什么都不知道,那不只能瞎猜吗。

有个段子,说一个学生问他老师,昨晚我看到一个瞎子提着灯笼走路,他不是瞎子吗,打灯笼有啥用啊?

老师说,如果他是怕别人看不清,这是儒家。如果他是怕别人撞到他,这是墨家。如果他借此开示众生,这是佛家。如果他明明看得见却装瞎,这是政治家。如果他是真瞎,却还要打着灯笼给人指路的,这肯定是中国的专家。

不仅是中国了,全世界的专家都是这样,预测的结果往往不比一个出租车司令准多少。因为我们只能基于已有的,发生过的事情来进行预测。而这种理想化方案,是不可能预测到黑天鹅的。所以专家的问题不是在于他瞎,瞎是很正常的,这个真不能怪他。最大的毛病在于你瞎还非要给人指路,这个就不厚道了。

看到这里,很多人可能觉得,你说了这么多,难道就真的什么都做不了了?其实也是有办法的。因为黑天鹅的影响不是在于它本身,而是在于我们不愿意去承认它的存在。换句话说,你如果你能承认有这种意外的可能性,那你就可以去利用它了。

举个例子,你可以想一想,你现在干的活具不具备“突破性”,这个“突破性”是往上还是往下呢?比如你是那种比较清闲的,工作比较无脑的,一般这种工作没什么太大的上升空间,平时吃吃喝喝挺好,但只要一遇到倒闭、裁员这些非常极端的黑天鹅事件,你是反应不过来的,因为你的“韧性”不足。

而你如果是从事那种流通性比较大的,或者是有多项经济来源的自由职业者,那你就不用担心了,这个不行那我换一个干呗,反正我啥都能干。

但是万一遇上正面的黑天鹅呢?比如遇上哪个机会,做的哪个项目突然就火了,或者是赶上一波风潮,业绩大涨,这个都是有可能的,而且都是没有上限的。

所以最理想的策略就是利用自身“波动性”,去抵消负面黑天鹅的影响,同时尽可能地把自己暴露在正面黑天鹅之下,以小博大,亏得少,挣得多。

现在很多投资公司,都喜欢“乱投资”,只要一听你这个项目是区块链概念、AI概念,往往就直接给钱了。因为几百万对于这些投资公司来说不是什么大钱,但是万一再投出一个阿里巴巴、投出一个腾讯,那就是几万倍的收益。就这种明星企业,哪个不是市值上千亿。所以聪明人往往不会把极端事件置之不理,恰恰是把它当做决策的起点、决策的重心。所有的决策都是围绕着这些没有发生,但是我知道它很有可能发生,并且会彻底改变我命运的黑天鹅事件。

咱们从小就接受教育,说你努力了你就能进步,就能提高成绩。因为学生时代就是这样,你用功了成绩就好。但是在现实社会是没有这种确定的说法的,你干成干不成就是一个概率问题。运气好你就干成了,干不成你只能再来一遍,是一个“尽人事听天命”的过程。

很多创业者家里说我家那个挨千刀的天天在外面鬼混,到处借钱搞什么创业,几年了也没搞出什么名堂。哪像隔壁家的老王,收入又是稳定,工作又是轻松,天天回家带孩子。你不能这么看,现在是不挣钱的,但是说不定哪一天就暴富了。而且你“鬼混”的次数越多,你的成功率就越大。黑天鹅遍地都是,你抓住一只就够吃一辈子了。

年轻人是有这个资本去拼的,实在不行你再回来老老实实打工呗。这么多年打拼的经验也够你找个好工作,这个成本是完全可以接受的,但是大多数人往往不愿意接受这种不确定的收益模式。

所以你看,其实咱们一直都在讲一个事情,就是这是一个充满随机性的世界,你不能用一种确定的逻辑去理解。有人说我不炒股不赌博,我就远离风险了。不可能的,你只要是个活人,你就得参与到这个概率游戏的博弈中去。在这个过程中,一定会发生黑天鹅事件的。不说别的,你能出生,这件事本身就是一个黑天鹅。这么多精子凭啥就你活下来,是不是。

所以归根到底,我们做什么事,其实都是在撞大运。普通人就觉得,我这么想、我这么做就应该有这个结果,如果没有产生这个结果,我就非常难受,他不能接受事物的随机性。所以一旦遇到黑天鹅事件,他立马就崩溃了。但是聪明人就不这么想,尽管他们有一整套的专门用来撞大运的方案,并且可以通过一系列的手段来控制黑天鹅的影响。但是他们心里非常清楚,撞大运永远是撞大运,你没办法去确定什么。

就像当年马化腾去找投资人的时候,人家问他,你能说说,你这个企业有什么前景,有什么发展计划,能不能说说。马化腾就说,我也不太清楚。你看小马哥就是实诚,不知道就是不知道。所以一个人成熟的标志,你可以看他能不能用一种不确定的思维去理解这个世界,能不能承认未来的随机性。毕竟我们谁也不敢保证,自己不是那只在感恩节前嗷嗷待宰的火鸡。

最后,咱们引用苏格拉底的一句话:我只知道一件事,那就是我什么都不知道。


只是为了跟各位老哥说,活在当下,把握现在!


亚游7.jpeg


同类推荐

留言/评论: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自动获取QQ

昵称

邮箱

网址